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汽车

尘封了15年的往事

2020年05月21日 栏目:汽车

摘要:尘封了15年的往事,周云天原以为能够瞒天过海,不过天道昭昭,纵瞒得过世人,也逃脱不了良心的谴责世事无常有轮回,苍天可曾饶过谁。
摘要:尘封了15年的往事,周云天原以为能够瞒天过海,不过天道昭昭,纵瞒得过世人,也逃脱不了良心的谴责
世事无常有轮回,苍天可曾饶过谁。
——题记
1.成为榜样
漫长的寒冬总算过去,春归大地,万象更新。过去的一年,因为招商引资,w市的GDP翻了几番,经济获得了飞跃式的发展,招商局局长周云天功不可没,年终述职大会上,市委书记更是点名表扬了周云天,一时间,周局长成了全市人民的榜样。
俗话说人逢喜事精神爽,为鼓舞同志们的干劲,周云天决定在这春暖花开的日子里来一场说走就走的春游。
一大帮子人,去哪好呢?周云天翻翻手机上的通讯录,指尖突然停在了一个名字上,喃喃自语道:张柏,张柏,怎么听着这样耳熟,是谁呢。老周放下手机,从柜子里找出一个文件袋,里面装的全是花花绿绿的名片。他仔细翻了翻,果然找到了张柏的那一张:张柏,柏守山庄董事长。
老周想起来了,张柏是南方h市的商业大鳄,两年前,他看中了w市的旅游资源,千方百计,将自己的公司开到了w市的紫霄山。当时张柏托熟人来找自己,碍于面子,他也没少为张柏出力。
老周心下想到,张柏这家伙总归是欠我个人情,不如这次就去扰他一扰。
“喂,张总吗,我是老周啊。近天气不错,我打算带着弟兄们去你那活络活络筋骨,不知方便与否?”
“周局说笑了,我张某人的大门随时为您敞开。”电话那头传来恭恭敬敬的回话.
2.山庄惊魂
一行人驾着车,一路欢乐驶向紫霄山,在山门入口处,周局长等人遇见了张柏。山中景色虽然秀美,但早些年因为宣传力度不够,本地人不以为然,外地人更无从知晓,直到张大老板来到w市,重新整合旅游资源,建公司,创品牌,做宣传,紫霄山的名气才慢慢打响。现而今,紫霄山已成了本地人休闲度假的不二之选。张柏带着周云天一行人来到了自家山庄,并命手下备了一桌好酒好菜,为远到而来的客人接风洗尘。
酒过三巡,菜过五味,哪怕刚认识的人也会变成亲兄弟。周云天与张柏二人都打开了话匣子,指点江河,滔滔不绝。
“张柏啊,你小子真行,没人要的野山也能让你整成个聚宝盆,不如哪天你也帮我参谋参谋,看我老周是否还有那个发财的命。”
“哪里哪里,周局长您才是我的财神爷,当初若不是有您帮衬,我张柏哪能有今天的成就。来来来,我敬您一杯。”久混生意场,张柏早已练就一身察言观色、洞穿人心的好本领,三言两语,便将周云天逗得眉开眼笑。
“老周啊,听说这山上有个由废弃矿洞改成的鬼屋,还蛮刺激的,不如咱们一会儿去看看吧。”一向爱冒险的大李提议道。
“哎呀,鬼屋,肯定特别吓人吧,我可不敢去。”姚秘书听了直摇头,在座的几个女同事也都皱起了眉头。
张柏忙向他们解释道:“这儿的鬼屋是我命人照着早年间的故事建造的,也没什么怕人的地方。俗话说不做亏心事,不怕鬼敲门,在座各位都是正人君子,难道还会惧怕鬼屋不成?”
周云天颔首赞同:“小张说的对,咱员不搞鬼神那一说。吃过饭咱们也去鬼屋瞧一瞧,权当是练练胆了。”
一行人吃了午饭,稍作休息,便来到了鬼屋,入口处竖着一个古旧的木牌,上面用红色颜料写着“矿洞惊魂”四个颤颤巍巍的大字,底下还画了个黑色骷髅头。为了营造恐怖效果,洞口上遍布着藤蔓植物和仿真大蜘蛛。
姚秘书惊呼道:“天哪,还说不可怕,光是这入口就足以令人退避三舍了。不然你们进去看吧,我在外面等着。”
“小姚,来都来了进去看看吧。世上根本没什么鬼神,里面的东西都是人造的,你要学会克服内心的恐惧啊。”周云天苦口婆心地劝道。
经过商量,几个患有心脏病、高血压以及实在受不住惊吓的同志留在了外面,其余的人都跟着周云天进了洞。
洞中能见度极低,隐藏起来的照明设施散发出幽幽蓝光,惨叫声不绝于耳,仿佛一不留神,便真的有丧尸将人拉入黑暗中。大家互相扯着衣角,小心翼翼地前行着,几个胆小的干脆闭了眼,拉着前面的人缩作一团。当然,久经历练的周云天算是胆大的,他不需要拉别人,更没有人敢扯他。他优哉游哉地打着头阵,想看清楚这洞里究竟藏着何方“神圣”。越往后看,周云天越觉着洞中的假人、摆设、场景似曾相识,这一切都使他感到毛骨悚然。周云天的腿微微颤抖,他开始后悔进这个鬼屋,但已然走了一半,后面的同事又都看着,老周无法,只得硬着头皮走完后面的路。终于看到了亮光,周云天几乎是小跑着出了鬼屋。
“我说你们不进去实在太可惜了,这个鬼屋不光是吓人,它还有内涵哩。里面还原了矿难发生的过程,前面的一段是工人采矿,中间一段用了三D影像模拟了矿洞坍塌的场景,一阵烟雾过后,尸横遍野。后面便是抢险救灾的场景。安全生产重于泰山,你们看看,人家张大老板境界就是高,搞个鬼屋都能达到教育目的。”大李眉飞色舞地向等在外面的人讲述着里面的场景。
“虽说是教育,但也把我们几个小胆的吓得够呛,前面的人都快被我拉得走不动道了。尤其是面那个穿白衣服的小女孩,满脸是血地蹲在一个工人的尸体前,我还能听到她凄厉的哭声,实在是震撼。”姚秘书依旧惊魂甫定,转脸望向周云天,“周局,您的心理素质真棒,居然气定神闲的走完了全程,看来我真得好好向您学习了。”
众人朝老周投来钦佩的目光,可他沉着脸,一言未发。大家以为周局虚怀若谷,受不住夸赞,便没有再说什么。这时,张柏的嘴角浮出一丝诡异的微笑。
山中的夜来得快,为安全起见,大家决定在张柏这留宿一晚,明天一早再启程。用过晚餐,几个意犹未尽的年轻人在会客厅里斗起了地主。大家邀周局玩两把,可周局却以要看山间夜景为由拒绝了。
山里果然不同于大城市,空气也好,星子也亮,远处秀美挺拔的树木皆化作靛色苍穹下的剪影,本想静默地站成一幅画,无奈调皮晚风逗弄,使得它们禁不住发出“哗啦啦”的笑声。照理说,这样宁谧的环境适合久居都市的人们摒除杂念,放松身心,可周云天这一路走来,步履反而愈加沉重。老周心下想,再有三年,我就要退二线了,这么多年来,无论是工作还是生活,我都没出过啥大纰漏,可今天的鬼屋,着实让我不安。干了一辈子,我只想平平安安地退休,难道老天要因当年的事惩罚我,这欲静不止的树便是给我的预示?
正胡思乱想着,老周突见周边草丛里闪出个白影儿,定睛一看,原来是个五六岁的白衣小女孩。小女孩冲着老周做了个鬼脸,风也似地跑开了,老周隐约看到她的双手和小脸,沾着血色。洞中的雕塑复活了?这下老周再没心情散步了,折身便往山庄跑。可是无论他跑到哪里,都觉着有东西在借着星星的眼睛监视着他。这种感觉真令人崩溃!好不容易回到山庄,早已气喘吁吁、汗流浃背。张柏见到周云天狼狈的样子,走上前问道:“周局您这是怎么了。”
“跑步呢,许久不练,身子骨都不行了。对了,你们山庄是不是有个五六岁的小女孩,穿着白衣服的那个?”
“没有啊,近来入住的客人都没有带那么小的孩子来。周局刚刚在外面是不是看到什么了?”
“哦,没什么,可能是我眼花了。没啥事我就先回房休息了。”周云天摆摆手,踉踉跄跄地回了房间。张柏望着老周的背影,若有所思地点了点头。

.心魔难除
转天一大早,一行人便离开了柏守山庄旅行结束,生活复归原位,日子如温开水一般,不咸不淡,但周云天的心中早已掀起了波澜。
老周总觉着自己从山庄里带回了什么不干净的东西,那东西如影随形,咔吱咔吱的脚步声总是在耳畔响起,看看周遭,却是空无一人!周云天被这恼人的声音折磨得精神恍惚,只好请假休息。
周太太见自己的丈夫自打从紫霄山回来后,精神就有点不对劲,追问他到底发生了什么事。周云天讲这几天所遇到的怪事一五一十地讲给太太听。周太觉着鬼神之事并不可信,自己丈夫一定是近工作压力太大,产生了幻觉,嘱咐他好生休息,不要再胡思乱想,周云天怔怔地点了点头。
晚上,周太太在给老公擦皮鞋时,发现皮鞋上竟粘着一截透明胶带,把鞋放在地板上压一压,便发出“咯吱咯吱”的响声。周太太立刻将这一发现说与老公听,老周方才恍然大悟,自己也觉着好像,原来自己听到的奇怪脚步声,竟是这小小的胶带纸造成的!
周太太笑着对老周说道:“云天,你可真是疑心生暗鬼啊,这下放心了吧。”
周云天无可奈何地摇了摇头:“是我多虑了。时候不早了,洗洗睡吧。”
这一晚,周云天辗转反侧,难以入眠。脚步声的事已解决,可令老周真正恐惧的,却是那深埋在心底的往事。这么多年来,他都在刻意回避当年的事,时间久了,当初愧疚的心情也逐渐淡化,可紫霄山上遇到的白衣小女孩,却刺激了他敏感的神经。一日为孽,终生不得见阳光,所有的隐藏,都只不过是欲盖弥彰,一种不祥的预感,涌上周云天的心头。
4.尘埃落定
周云天在家休息了几天后,又回到了工作岗位,令他万万没想到的事,省纪委的人已经在他的办公室等候多时了。
周云天被纪委带走调查的消息在W市不胫而走。常言道,墙倒众人推,破鼓万人捶,昔日的榜样摔落神坛,大家议论纷纷、唏嘘不已,纷纷揣测周局长到底犯了什么事。两天后,《w市日报》便报道了周云天落马的新闻。
远离闹市,十几公里外的柏守山庄里,张柏翻看着当天的报纸,一个五六岁的小丫头在他身旁安安静静地做着手工。这时,一位妙龄女子闯了进来,兴冲冲地喊道:“哥,哥,我有个好消息要告诉你。”
小姑娘看到女子进门,便停下手里的活计,歪着脑袋问道:“姑姑,什么好消息啊,你怎么比我考了100分还高兴。”
女子一把将小姑娘抱起,用手点了一下她的额头,笑盈盈地说道:“芊芊你真是个小人精,姑姑要跟你爸爸说事情呢,你个小丫头心怎么那么大啊。”
芊芊撇撇嘴,伸出一双五颜六色的小手道:“姑姑你看,为了给你做礼物,我的手都花了,你还这样说人家。”
女子仔细一瞧,岂止是手,芊芊的小脸和衣服上也都沾上了水粉颜料,红一块、绿一抹,煞是有趣。女子放下芊芊,转头对张柏说:“哥,芊芊那么爱画画,还常常把自己弄成个大花脸,这白衣服怎么穿的干净。”
“没办法,这孩子跟你小时候一样,喜欢素色衣服。百灵,我知道你要跟我说什么。”张柏示意女子看他桌上的报纸。
张百灵扫了一眼报纸,激动地落下眼泪:“15年了,我父亲的仇终于报了。”
张柏叹息道:“哎,人心不足蛇吞象,本是人民的公仆,反而收受不义之财,置人民死活于不顾,不消说法网,就算是‘心网’,他也逃脱不过。百灵,明天咱们一起去看看你父亲吧,也算是给他老人家一个交代。”
“姑姑,你怎么哭了。前几天爸爸给我买了个笑嘻嘻的小娃娃,我怎么推,它都不倒,可有意思了。我带你去看好不好。”懂事的芊芊拉着百灵出了房间。
张柏看着芊芊可爱的小模样,回想起了1 年前初见百灵的样子,也是这般玲珑乖巧,只不过不大与人说话,眉目间隐藏着与她年龄并不匹配的悲伤。后来,他才慢慢了解到,这个来自孤儿院的妹妹,竟是被周云天害到家破人亡、无依无靠。
15年前,周云天在W市下辖的V县当安监局当主任,当时V县有个煤窑场,煤老板为了节约成本,该有的安全设施都没上。周云天明知道窑厂有问题,却因得了煤老板的好处不予追究。后来窑场出事了,十几个工人白白送了命,那其中便有百灵的父亲。百灵的母亲因为承受不住打击,心脏病复发去世了,就这样,年仅6岁的百灵成了孤儿,小小年纪便被人送来送去,直到遇见张柏的父母,才算是有了一个安稳的家。
张柏同情百灵的遭遇,为了帮妹妹复仇,多年来,他都在明里暗里,搜集周云天的罪证。经过调查,张柏发现周云天根本就是个道貌岸然的小人!自他当上w市招商局局长后,权利越来越大,手也伸得越来越长。周云天招商时,经常暗箱操作,那些想在他的地界投资的商人,都要给他回扣,光是这回扣,便是大的惊人。
百灵曾问过他,既然已经掌握周云天的罪证,为何不直接检举,还要费劲心思导演一出好戏。直接检举未尝不可,可是张柏觉着,杀人诛心,直接将周云天送入监狱,实在是太便宜了他,只有让周云天从心底里忏悔自己所犯下的罪孽,方能对得起当年那些长埋于矿洞下的工人。
此刻,张家妹妹一十五年的冤案,总算是尘埃落定。

共 4656 字 1 页 转到页 【编者按】所谓人前一套,背后一套。光鲜亮丽,人们眼前的榜样——招商局局长周云天,想不到竟是个大贪官,为了自己的利益,在当安监局局长的时候草菅人命,让一群矿工死于安全措施根本不达标的煤窑。作者匠心独运,一开始便将周云天塑造成一个正面人物,可是随着故事推进,迷雾渐渐被吹开,原来他竟是这样的人。正如作者所说那样,法网恢恢,疏而不漏。即使他逃得过法网,也逃不过心网。恶人终有恶报,结局大快人心。好文,推荐共赏。(编辑:林小白)
1 楼 文友: 2017-0 -04 22: :17 欢迎友友加入江山大家庭,期待你更多精彩!
2 楼 文友: 2017-0 -04 22:46:18 景区 鬼屋 引出一段惊人内幕,让人读后恍然大悟。很好的文章。惠州妇科医院哪家好
莱芜妇科医院咋样
脚麻木用什么药
阜新治疗白癜风医院
咸宁治疗白斑的医院
三明白癜风
揭阳白癜风好的医院
大庆白癜风医院哪家好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