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金融

拳灭天穹 终卷 第三章

2020年01月07日 栏目:金融

拳灭天穹 终卷 第三章林然又用那种专门用来骂陈凡“无知”的口吻说道:“幻想水晶是可以让人看到幻觉的水晶,不过它有一定的使用次数,看它

拳灭天穹 终卷 第三章

林然又用那种专门用来骂陈凡“无知”的口吻说道:“幻想水晶是可以让人看到幻觉的水晶,不过它有一定的使用次数,看它火焰,多只能使用两次左右。”

“原来如此,为什么这么有用的东西会在这里呢?”

“幻想水晶一般人是使用不了的,只有超级战士才可以使用。”

“为什么?”

“力量强度的问题吧!”林然打开了门,四周张望道:“好了,别问了,现在没人,是好机会,快点跟过来。”

两人走在寂静的回廊里,可能由于明天是海盗选奴隶的日子,所以守备的士兵都调配到下面,现在第十层一个士兵的影子都看不到。

走了几步,陈凡说道:“林然,你在这里等我一下好不好?”

“你又想干什么?”林然不耐烦地问道。

“我觉得那个幻想水晶可能对我们有用,所以我想去拿。”

林然想了想,点了点头:“快去快回。”

“知道!”陈凡应声,跑了回去刚才的资料房。

陈凡一进门,他并不是马上掉门上面的幻想水晶,而是走到书架前,拿起刚刚那本奴隶名册。

“陈凡,好了没有?”

听到林然那恼火的声音,陈凡马上走到门前,把挂在门上面的幻想水晶栽了下来,然后走出房间,向林然认错:“对不起,对不起,由于挂得太高我够不着,所以花了一番气力才弄到。”

“哼!一点点事都做不好,你真是没用。”林然瞥了陈凡一眼:“把水晶拿来给我吧!”

“是!”陈凡递给了林然,就跟着林然走了。

这个回廊不是一般的复杂,简直就好像个迷宫一样,如果不是预先知道目的地,可以依着门牌来找,相信天亮也别想救得了人。

两人拐了几个弯。很快就来到目的地,陈凡看了看门牌,说道:“上面写着玛丽,应该就是这里了。”

林然一声不吭。用火剑把门锁融掉,然后推门而入。

“谁?”一个女人的声音从房间中的豪华木床上传来。

林然迅步走过去,用火剑指着床上的女人,冷峻地说道:“如果你敢再说一句话,我就把你给杀掉。”

陈凡也跟在林然后面走了过来:“哇”这个字从陈凡心底爆出来。虽然陈凡没有把这个子叫出喉咙,但是单单看他的表情都知道他在忍耐的是什么字了。

陈凡看到一个年龄大概二十五岁的女人,**着身体仰卧在床上,借着林然那把火剑出的亮光,陈凡可以看到这个漂亮女人身上的每一寸肌肤。

陈凡长这么大,次看到**的女人,心想:她的身材比林然要好,样子要比林然成熟,就连胸部也比林然的丰满,我今天真是走运了!

陈凡说道:“小姐。我们不是坏人,你把衣服先穿上,我再跟你慢慢解释。”虽然陈凡嘴上这么说,但是他的表情却在说给别人听:让我看多几眼,让我看多几眼。

女人依照陈凡的话,把衣服穿上后问道:“你们究竟是什么人?”

陈凡略带失望地回答:“你应该是玛丽小姐吧?我们是特意来救你的!”

“来救我?”玛丽脸上一片惊讶。

“没错,是你爸爸托我们来救你回去的。”

“我爸爸,委托你们?”

“没错,玛丽小姐,你终于可以回到你父亲身边了。以后也不用再受库西摆布了。”

玛丽面上露出一丝喜悦:“这个是真的吗?”

“真的真的!”陈凡连忙点头。

“哼!快点走吧。”林然冰冷地说道:“不快点的话就会被人现了。”

“等、等一下!”玛丽说道:“这是不可能的,我们不可能逃得出去的……”

“为什么?你不想离开吗?”林然问道。

“不是。”玛丽苦笑道:“这里是库西的老家,处处都有卫兵巡逻,所以我们逃不了的。”

“无问题!”陈凡摆出一个自认酷的造型。指着林然说道:“你可能不知道你眼前这个少女是谁吧?”

玛丽摇摇头。

“她就是鼎鼎大名的四大超级战士之一的武者战士。”陈凡那得意的神情好像在介绍自己一样:“所以就算有千军万马也不是她的对手!”

“真的?”

“真的哟!”陈凡继续说:“你看我们两个不是轻轻松松地冲了进来吗?”

玛丽惊讶了一下,然后微笑道:“那也是!”

三人走在华丽的回廊里,由玛丽带路,陈凡走在中间,林然殿后。

“等一下,玛丽。你带我们去哪?”陈凡问道。

“不用担心,我在这里生活了两年,每一个房间我都熟到不能再熟了。”玛丽向陈凡抛了一个眉眼,微笑说道:“我现在找一条快逃走而又不被人现的路,你们跟我走就对了!”

“这样吗?那我们就轻松多了!”陈凡开心地笑道:“老伯的愿望也可以实现真是太好了。”

林然一声不吭地跟在后面。

玛丽带着陈凡和林然,走过了几个转角,大约过了半刻钟,他们来到了一个门口的前面。

玛丽笑着说:“这里一出去就是天台,然后就可以沿着安全楼梯直达地面,这条通路只有一些高层人员才知道,所以是没有卫兵把守的!”

“哦!那就太方便了,连林然也可以省点飞行的能量。”陈凡感激地笑道:“林然,你说是吧?”

林然并没有直接回答陈凡的问题,她静静地说:“陈凡,在这道门的后面,可以让你看清楚这个世界的真面目。”

“什么世界的真面目?”陈凡不解:“都不知道你在说什么!”

“好了,我们走吧!”玛丽推开门,领着两个人走了进去。

陈凡一进门,眼前阔然开朗,他们果然来到了一个比较宽阔的天台,从这里可以俯视整个奴尼斯城。但是。这里并不想玛丽说的“一个卫兵也没有”,在天台上站满了人,从服饰上看,应该是分成两派。每一派大约二十个人左右。

其中,一派的服饰十分华丽,金边银钩,绚丽图文画在丝绸的质料制作的衣服上,虽然今晚乌云密布。星月无光,但是衣服上的却闪着不同颜色的光泽,明显那是宝石不会错,另外一派相比之下就显得十分粗鲁,他们每个人都长得十分高大而且健壮,下身只是穿着一条短裤,上身穿着一些零星的盔甲,其实这些盔甲跟什么都没有穿差不多,身上那些厚实的肌肉暴露无遗。

“你们是哪里来的?”一些大汉投来凶狠的目光,一边向他们走过来。一边说道。

“玛丽,这到底怎么一回事?”陈凡有点心急地问道。

“答案很简单。”玛丽微微一笑,走到一个肥胖的男人旁边,抱着他说道:“因为我是库西的女人。”

“库西的女人?”陈凡觉得十分懊恼:“你不是老伯的女儿吗?”

“当然不是!”玛丽不假思索。

“不是?那真正的玛丽到底在哪里?”

“真正的玛丽?”玛丽露出鄙视的神色:“看来你还是听不明白我的话呀!”

陈凡不解。

“我就是真正的玛丽,那个‘废物’的,独生女。”

“废、物?”陈凡马上回想着老伯的笑容,回想着老伯求他们带玛丽回来那悲伤的神情,自己的独生女骂自己的爸爸是废物?天底下居然有这种事?“为什么、为什么,你不回去?老伯他一直在等你回去,一直一直都在等你回去呀!你去见他一面又何妨?你不是他的独身女吗?”

“你不要说傻话好不好?”玛丽用冰冷的眼神看着陈凡:“我根本不会怀念那个废物。你知道我从前的生活过得有多悲惨吗?这全都是那个废物害的!”

“什么?”

“我从十岁开始,每天都在工厂里帮忙,搞得我满手都是油污,由于我妈妈早死。所以从煮饭、洗衣服甚至连照顾员工大大小小的事都是由我一手包办,就因为如此,所以我的手总是布满伤痕,已到冬天时,连光是握个手就让我痛到快哭,我这么辛苦的结果换来的就只是工厂的破产。还让我被人抓去抵债。”

玛丽停顿了一下,继续说:“不过,但我来到这里之后,我终于理解到一件事,为什么我需要这样忍耐呢?真是的!”

玛丽随便从衣兜里拿出一个嵌有大砖石的戒指,向陈凡炫耀道:“你看这个戒指,你们知道这要多少钱吗?相信你们两个做一辈子的工也不可能买到。”她又笑道:“像珍贵的鲸鱼皮做的皮包,颜色都好许多款由我挑选,的衣服让我不断更换,还有很多山珍海味,很多五彩斑斓的宝石,还有五个佣人任由我差遣,我每天都过着由钱包围的生活,我的皮肤也渐渐变得光滑了。”

玛丽越说越陶醉:“哈哈……你们知道这种差距吗?你们知道每天穿肮脏的工作服的我,居然可以到奴尼斯城里的餐厅吃饭,这跟在那种废物身边的时候比起来,你们想哪一边会比较好?光是拿来比较就觉得可笑!”

“你搞错了,你是搞错了!”陈凡含着眼泪道:“老伯为了见你一面,不但带着病怏怏的躯体,甚至还拿出身上仅有的零钱在我们面前下跪请求……”

“你能不能不要再说了?”玛丽的怒斥打断了陈凡的话:“我讨厌这种穷酸可伶的故事了!”

“玛丽小姐!”

“不过也对啦!我是要稍微感谢他一下。”玛丽说道:“全部都是多亏了那个废物的工厂倒闭,才能够让我拥有现在的生活。”

玛丽露出轻蔑的笑容,说:“如果他赶快死掉的话,我就更感谢了!”

“你太过分了!”陈凡十分惊愕而且愤怒,他现在真想冲过去,一拳打醒这个沉迷在纸醉金迷生活中的忤逆女。

“陈凡。”林然用冰冷的口吻道:“你终于知道这个世界的真面目了吧?”

“你一早就知道了吗?”陈凡低声问道。

林然点了点头。

“你不揭穿她,是为了让我明白我的愚蠢?”

林然又点了点头。

“好了。”抱着玛丽的那个胖子开口说道:“玛丽,你用不着讲这么多吧?”

“对不起,库西殿下,不小心就了一堆牢骚。”玛丽笑了笑:“对了。这两个家伙你打算怎么处理?”

库西奸笑道:“居然敢打乱我跟来自海上的贵客们的谈判,这两个人就当作见面礼,送给加隆领吧!”

“呵呵……那就太好了。”一个身高两米多的海盗说道:“那个男的暂且不说,他身边那个女孩。样子长得还挺标致的!”

“好!你们全部人都给我上!”库西喊道。

十几个大汉听到库西的命令后,立马向着陈凡和林然冲了过来。

“陈凡,你退到我的身后。”林然拔出火剑说道。

“是。”陈凡马上怀着深深不忿的心情,退到林然后面。

“喝……”林然用火剑猛烈挥击,强大的热浪立马形成一道圆弧。向着冲过来的几十名大汉直击过去。

“啊……”在大汉们的惨叫声下,只见那些大汉都向外横飞了出去,有些运气不好的甚至从天台上掉了下去。

“我认得她!”一个声音从人群中传出:“她是武者战士!”

陈凡和林然向着那个声音望过去,他们现有两个人站在人群之中怒视着林然,这个两个人不是谁,正是前几天偷袭林然的两个地府教会的刺客――利尔和马克。

“哼!上次让你们逃了,不过这次没有这么幸运了!”林然说道、

利尔和马克向着站在旁边的一个身材高挑的男人说道:“索拉大人,你一定要替我们做主,惩罚这个立心不良的武者战士呀!”

索拉慢慢地从人群中走出来,借着天台上面的火光。可以看清楚这个男人的全貌。

这个男子身高大约比陈凡高出一个头,身材修长而且健美,身穿一件黑色的紧身衣服,下面穿有一条白色的长裤,他样子俊秀,看上去与陈凡的年龄差不多,及肩的白色头下面是一双露出凶光的眼睛,气势十分吓人,他嘴角微微上翘,举起右手。慢条斯理地说道:“武者战士,我是地府教会的双骑士其中之一,人称裁决的右手,索拉。我就是你接下来的对手!”

“武者战士,我是地府教会的双骑士其中之一,人称裁决的右手,索拉,我就是你接下来的对手!”索拉慢条斯理地说道。

“地府教会的双骑士。”林然笑了一下:“我早有耳闻,想不到在这里可以遇到呢!”

“林然。地府教会的双骑士很厉害的,你不会有事吧?”陈凡担心地小声问道。

林然没有回答陈凡,因为她现在严阵以待地看着对手的一举一动,根本容不得她分心。

“武者战士,我也听过你的不少事迹。”索拉说道:“听说你是一个美人,而且曾经杀死我们地府教会不少骑士呢!我早就想见一见你了,今日一见,果真如此!”

“呵呵。”林然干笑两声:“别人说地府教会跟库西勾结一起,干着贩卖人口的勾当,不但使人妻离子散,而且家破人亡,今日一见,果真如此!”

“你这臭丫头说什么?”没等索拉开口,马克就抢先骂了起来。

索拉平举右手,阻止马克继续说话,然后微微一笑,说道:“那可不是哟,那些奴隶是他们自愿给我们卖的,我们可从来没有强逼过他们呢!”

“你们真是说得好听。”林然怒道:“如果不是你们的迫害,他们会愿意把自己珍贵的亲人卖掉吗?”

“你这个臭丫头给我礼貌一点。”马克又插起嘴来。

林然轻蔑地说道:“哼……对你们这些人渣,还需要什么礼貌吗?”

陈凡在心里笑道:林然本来就没有什么礼貌,如果林然会读心术的话,陈凡现在应该死无全尸了。

“看来我们不能达成共识呢!武者。”索拉平举右手,说道:“那么我们只有在战斗中得真理了。”

“哼哼。”林然又看冷笑两声,挥舞着火剑说道:“来吧!”

索拉右手变掌,对着林然,一个个出黑光的球体向着林然飞了过来。

林然瞥了一眼,横挥一剑。空气中形成一个火焰圆弧,迎击过去。

火弧与黑球在两人之间相撞,然后互相抵消,由于黑球的爆炸。产生出来的能量激起了地上的灰尘。

索拉趁烟幕弥漫,马上向着林然狂奔过去,右手成爪状,向着林然的头顶直抓下去。

“愚蠢!”林然轻声笑道,马上挥舞着火剑向上挥劈。想把索拉的右手斩下来。

“什么?”林然心里一阵惊讶,就在火剑与右手相交的时候,林然的剑非但没有把索拉的右手劈下来,反而被索拉的爪压制住。其实,准确点来说,林然的火剑根本就没有直接与索拉的右手接触,而是被索拉的右手所产生的黑气顶住。

林然见状,马上加大能量的输出,火焰剑的火势上升几倍,

“喝……”林然一声怒喝。火剑猛烈地向上挥出,索拉也不得不后跳数米。

“果然厉害,相信世上可以挡住我右手攻势的人,没有多少个了。”索拉拍着手掌笑道:“不过,接下来又怎样呢?喝……”随着索拉一声大喊,从右手手背皮肤下面浮出一颗黑色的晶玉,那颗玉呈椭圆形,虽然是黑色,但是依然看得出晶莹通透。

黑玉散出一团团的黑气,把索拉的右手环绕了起来。一股黑暗的力量马上充斥着全场,恐惧就好像布一样,把在场的人的心紧紧地包裹在内。

林然看到敌人能量的爆,不敢怠慢。她也跟着喊道:“模式,开!”

林然的背后,一双巨大的火焰翅膀马上伸展开来,包围在身上和剑上的火焰也跟着烧得越来越旺盛。

“这才有意思。”索拉一边笑,一边冲向林然,右手探出。直插林然小腹。

看到对方来势汹汹,林然左翼挡在小腹处,同时刺出火剑,直指索拉右肩。

“嗡!”顿挫的声音回响,火剑与右手再次相交,火红和漆黑两种颜色的力量好像水中的涟漪,以两人为中心向外扩展。

原来索拉见火剑直刺过来,不敢继续攻击,右手回格,用手背产生的力量挡住剑尖的来路。

林然看见一剑不中,心中并不觉得有多少惊讶,因为对手是冈帝大陆的强骑士,实力可以和四大超级战士匹敌,如果这种攻击都挡不住的话,根本就没有可能有得到“裁决的右手”这个称号的资格,所以林然马上收剑,然后向着索拉的腰部横扫过去。

就在火剑打中目标的一霎那,索拉右手支撑在火剑剑身上,以剑身做支点,来了一个单手倒立,随后手臂一撑,身影已经跃出了两丈之外。

“武者战士的格斗技术果然厉害。”索拉又称赞道:“不单只是攻击,而且防守都做得十分,果然是超级战士。”

“你是在称赞自己吧?”林然轻蔑地说道:“无论我的攻击怎样,都伤不到你分毫,你说这句话是在讽刺我的功夫还没到家?”

“你怎么可以这么说呢?我是全心在称赞你呢!”索拉微笑道:“你可以挡住我的一连串攻击,就说明你的实力不容小觑了,难怪那些从骑士们都败在你的手里呢!”

“哦?”

“只可惜,你的目的是毁灭世界,而我的目的是拯救世界。”索拉脸上露出一丝遗憾:“所以我们必须战斗,直至其中一方死为止。”

“拯救世界?”林然用鄙视眼神看着索拉的面:“你们凭什么拯救世界?像你们地府教会的做法,居然还有脸说出这种话来?”

“你根本就不明白我们主教的苦心,所以说我们是道路互相违背的人呀!”

“我不明白,但是作为一个普通的百姓,需要的并不是什么苦心。”林然大声的喊道:“而是安稳的生活!”

“那么我跟你也没有什么话可以说了。”索拉一边说,一边用右手在空气中画圆:“我就让你看看,什么是真正的黑暗吧!”

索拉话音刚落,周围的气氛马上变得不寻常,本来在无光的夜晚,周围就已经十分漆黑,但是,现在好像比刚才的黑暗,还要黑暗。虽然周围都点有火把,但是,火把的光亮渐渐变得虚弱无力。

不能说出为什么,现在的感觉无法言语,陈凡的心情觉得十分抑郁,身体的所有内脏好像被一些沉重的东西压着一样,呼吸变得越来越困难,新陈代谢变得越来越缓慢,时间好像停止了一样。

陈凡心里又恐惧,又惊讶,难道,这就是真正的黑暗?

陈凡看见黑暗越来越浓,所有的声音好像消失无踪,不仔细倾听根本听不到一丝声响。

这就是真正的黑暗?陈凡心里惊悚着,然后,陈凡又现每个人面上都带有惊讶和恐惧的神色,他们的嘴唇不断上下运动好像要说些什么,但是却什么都听不见。

看到对方的人也对着黑暗觉得十分害怕,陈凡也稍微镇定了下来,因为起码对方也对这招心存害怕,不过很奇怪,就算黑暗再深,就算周围的景物渐渐地变得模糊,但是每个人,陈凡都看得非常清楚。

为什么?每个人身上好像出微微地亮光,不致于被黑暗吞噬。

陈凡再看看林然,只见林然纹丝不动,她害怕了吗?不,她好像在观察着敌人的一举一动,在这种情况下,谁先动,谁先分神,都有可能致命。对于身经百战的林然来说,这个简单的道理当然比任何人都要清楚。

“这差不多了。”索拉看了看周围,停下了正在半空画圆的右手,他说话的声音划破了黑暗的寂静,使人觉得特别宏亮。

“让我们开始吧!暗之兽唤!”索拉右手慢慢抬起,嵌在手背上的黑色宝石出了淡淡的黑光,其实在索拉不断画圆的过程中,这颗宝石就不断地散着光芒,不过可能它的光芒与周遭的环境颜色相像,所以大家都没有注意到。

索拉话音刚落,林然看见一只全身漆黑的动物,跳出了眼前的黑暗,向着自己扑过来,从外形看应该是一只豺狼。

林然不慌不忙,就在豺狼将要接近的时候,用火剑横扫,那只豺狼马上变成了一团黑色的烟雾,消失虚空,接着,从林然后面又跳出了一只浑身漆黑的老虎,林然头也不回,以闪电一样的手法向后挥劈,那只老虎又变成了一团黑烟。

黑烟过后,又有两只黑狮子,一左一右地扑向林然,林然面上露出一点烦厌的神色,两只翅膀猛然拍打,两股热浪直击两头黑狮,黑狮接触到热浪,马上涣散开来。

“哼哼。”林然干笑两声:“你以为就凭这些障眼法就可以打赢我吗?你也太小看我了吧?”

“”索拉微笑道:“我从来都不会小看敌人的,刚刚只是试一试而已,接下来就来真的了!”

索拉右手挥舞,一条全身漆黑,大约有五十米长的巨型蟒蛇腾出了黑暗。

看到那条巨蛇,全场一片哗然,陈凡也为之惊讶,因为这条蛇的体积对于刚刚那些什么狼虎来说,实在大得惊人,只见那条巨蛇张开那十米长的血盆大口,向着林然直咬而下。(未完待续。)

胶州市妇幼保健院怎么样
汉川市人民医院怎么样
广西哪家医院癫痫病治的好
临沂看妇科医院
治疗白癜风医院雅安哪家好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