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金融

校草制霸录 四十、班优于马(四)

2019年10月11日 栏目:金融

校草制霸录 四十、班优于马(四)淮安府中拉拉队看到他们被怼得毫无脾气,怂得不要不要的,不禁欢声雷动。山阳高中的亲友团、拉拉队则是整个人

校草制霸录 四十、班优于马(四)

淮安府中拉拉队看到他们被怼得毫无脾气,怂得不要不要的,不禁欢声雷动。山阳高中的亲友团、拉拉队则是整个人都不好了:拜托,我们是来给你们加油助威的,不是看你们被虐的!我们裤子都脱了,你就给我们看这个?

但台上所有人,无论选手还是评委都神色不动,原因无他,这种场景看得实在太多了,早已见怪不怪。

说实话,高中生水平就在那里,绝大多数时候不是比强,而是比谁更烂。在府一级选拔赛中,开场十分钟就全队阵亡的屡见不鲜,能站在台上正常说话已经算是强队,如果还能流畅表达己方观点,那是之相!

像刚才的相互攻辩,双方都是挖空心思在长达两三千年、数以万计的故纸堆里找论据,越生僻显得越有学问,越能给评委留下深刻印象。弄到,导致对方根本不知道你念念叨叨在说些什么。听都听不懂,辩驳又从何谈起?山阳高中队这样遇到问题就一推四五六,在比赛中非常常见。

淮安府中队表演时间结束,现在主动权转交到山阳高中队手上。

三辩元宝山深吸一口气,心中默念道:接来下,该我们出手了!有错就要认,挨打要立正,对方辩友,你们站直了吗?还有台下的观众,你们的膝盖和巴掌准备好了吗?

他首先剑指江水源:“对方一辩,根据统计,《汉书》虽然记载西汉一朝210年间的历史,但秦亡汉兴至汉武帝时期九十余年就占据了73卷,达到全书七成以上,原因就在于这一部分正好是《史记》所记载的内容;而且在这73卷中,有61卷完全抄袭《史记》原文,占《汉书》全书六成以上,班固父子只做了轻微的删改增补。难道这些还不足以证明马优于班吗?”

江水源好整以暇地回答道:“首先,《汉书》之所以用七成以上的篇幅,来记载秦亡汉兴到汉武帝时期的历史,是因为这九十多年波谲云诡、豪杰辈出,按照史学上‘有事则书,无事则简’的原则,值得大书特书。事实上,《史记》虽然是记载自黄帝时期至汉武帝太初四年间共三千年的通史,但记录秦亡汉兴到汉武帝时期九十多年的历史也有74篇,占全书篇幅的一半以上。所以你的说法并不能证明什么问题。

“其次,班固父子并非完全抄袭《史记》原文。清代学者王筠的《史记校》中指出,《汉书》在承袭的基础上对《史记》进行了分、合、删、补。而能够对《史记》这样的巨著进行分合删补,又谈何容易!试想一下,请阁下修改《史记》另成一本新书,结果会怎样?修改后的新书能与《史记》并称千年吗?

“传说清代王尔烈曾写过这样的打油诗:‘天下文章数三江,三江文章数吾乡。吾乡文章数吾弟,吾为吾弟改文章。’可见能够替他人修改文章,是胜出于他人的体现之一。班固父子能分合删补《史记》,而且修改后的《汉书》能赢得天下好评如潮,足以证明班优于马。不知对方辩友以为如何?”

“好!”

“反驳得漂亮!”

江水源话音刚落,台下的观众便连天价叫起好来,拥趸的架势完全不输给京剧名角的现场秀,听得黄东培眉头直跳。元宝山却神色如常,丝毫没有受到影响,因为他早就听说过江某人的大名,如果就这么被自己轻易问倒,那他也太水了吧?好在自己还有更厉害的实锤。

元宝山目光看向高鹤:“对方二辩,刚才你提到‘逸马杀犬于道’虽然精简,但终究不如‘有马逸于街衢,卧犬遭之而毙’、‘有犬卧于通衢,逸马蹄而杀之’。南北朝学者刘勰在《文心雕龙》中却明确指出‘文以辨洁为能,不以繁缛为巧’,朱熹也认为‘太史公书疏爽,班固书密塞’。对此你怎么看?”

江水源听完马上在纸条上写下“议对”二字,推到高鹤面前。

高鹤看了纸条一眼,朝江水源微微点头,然后站起身朗声说道:“我的看法有三点。,我认为‘逸马杀犬于道’不如‘有马逸于街衢,卧犬遭之而毙’、‘有犬卧于通衢,逸马蹄而杀之’的原因,是有鉴于史书追求史料丰富、描述准确而言,并不等于前者在所有方面都不如后者。请对方辩友不要曲解我的意思!

“第二,‘文以辨洁为能,不以繁缛为巧;事以明核为美,不以深隐为奇’,这句话出自刘勰《文心雕龙》的《议对篇》,所提出的观点主要针对‘议对’这种文体。‘周爰谘谋,是谓为议’,‘对策者,应诏而陈政也’,与我们所讨论的史书完全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种体裁。对方辩友乱点鸳鸯谱,只怕不合适吧

“第三,对方辩友引用朱熹的观点,我方三辩刚才已经用金代学者王若虚的话做了回答,即‘迁似简而实繁,固似繁而实简’,毋庸我再多言。

“以上三点,希望对方辩友满意!”

元宝山忍不住想爆粗口:希望我满意?真要想让我满意,你就该呆若木鸡一言不发。你滔滔不绝,把该说不该说的全都说了,我还满意个屁啊!

江水源心中却是一动。

长久以来,国学讲谈社里各种活动,自己都会自觉不自觉充当起导师和裁判的角色,希望大家能按照自己的意图来做,其中固然有自己见多识广、经验丰富等原因,但细究起来,未必没有不相信其他人水平、自己想要包打天下的因素。现在想想,每个人其实都是活生生、能蹦能跳、有自己思维的个体,而不是某人天生的随从或玩偶,凭什么要按着你的想法来?你的想法就一定正确么?

就算你以前的想法都正确,能保证以后一定也正确吗?

退一万步说,就算你能一贯正确,你能一辈子呆在淮安府中国学讲谈社么?少了你,难道淮安府中国学讲谈社就会分崩离析?

事实并非这样的。从高鹤刚才的表现就可以看出,每个人都会做得比你想象的更好,自己泛滥无边的好心与担忧,不过是一厢情愿的杞人忧天。而且国学论难终究是靠团体的智慧,自己包打天下的想法只会害人害己。

想到此处,江水源自失地笑了笑,然后暗暗朝高鹤比划个大拇指:“说得好!”

“多谢!”得到社长的承认,高鹤更开心。

郁闷的是山阳高中队:同样是相互攻辩,凭什么到了对方手上就可以大杀四方,轮到自己却遭到迎头痛击?这不科学啊!

元宝山再次深吸一口气,把全部希望都寄托在了钱忠明身上:“对方四辩,刚才你方提到在两汉至隋唐期间,主流观点是尊班屈马、重《汉》轻《史》。据史料记载,西晋张辅在其所著《名士优劣论》中,明确指出固不如迁者三也。对此,你怎么看?”

“我怎么看?很显然,张辅就属于非主流呗!”自由人钱忠明的轻佻回答惹得台下一片哄笑。

但他回答之后并没有坐下,等笑声稍歇才接着说道:“说张辅是非主流,并非我无理取闹、哗众取宠,而是事实如此。对方辩友提到张辅《名士优劣论》里那段有关马优于班的论断,想必知道前面还有一句‘世人论司马迁、班固才之优劣,多以固为胜,余以为失’吧?这不正好说明‘班优于马’是主流、张辅的‘马优于班’是非主流吗?”

搬起石头砸自己的脚?

不仅台下观众为之哗然,元宝山也是茫然地看着队友:前面还有这么一句?我唔知啊!

成都治牛皮癣医院那家好
黑龙江治疗妇科疾病哪个医院好
南充去医院看妇科炎症大概要多少钱
上饶治疗前列腺炎好医院
郑州正规治疗牛皮癣医院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