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养生

崇祯:重征天下 第六十九章 孙传庭

2020年01月17日 栏目:养生

崇祯:重征天下 第六十九章 孙传庭这一夜朱由检睡得格外香甜,直到日上三竿才苏醒过来.却听得府内已是一片噪杂之声,忙问蕊儿:"这是怎么了

崇祯:重征天下 第六十九章 孙传庭

这一夜朱由检睡得格外香甜,直到日上三竿才苏醒过来.却听得府内已是一片噪杂之声,忙问蕊儿:"这是怎么了?"

蕊儿笑道:"王爷在此高卧,其他人却早就忙开了.昨天刚搬过来,很多事情都乱得一团糟,不知如何处理呢!这后宅之事,蕊儿已让伊伊协助管宁去料理.但银安殿上,早已有十几位官员等候,説是有事要奏报王爷.这些事就不是蕊儿该管的了,须得王爷亲自出马才行."

朱由检这才体会到,真是权力多大,就有多大.过去自己虽然在文华殿坐井观天,却也是饭来张口衣来伸手,除了应付天启,别的什么也不用管.如今自己是一府之长了,不论大事xiǎo情,都得自己拍板.此时再想当甩手掌柜,可就不行了.

他只得匆匆起床洗漱,穿戴已毕,连早餐都没顾得上吃,就赶奔银安殿.

进入银安殿一瞧,果然以长史王九龄为首,已经聚集了十几位官员.见朱由检进来,众人赶忙跪倒在地,高呼道:"信王殿下千岁千千岁!"

朱由检不由得一皱眉.见了皇帝三跪九叩,见了王爷一跪三叩,是这个时代人人皆知,人人皆要遵守的礼仪.但朱由检却觉得这一套不但十分繁琐,而且除了满足一下自己的虚荣心以外,真的一diǎn用也没有.打个招呼不就得了么,有这功夫,多少事都办了!

待朱由检坐定,王九龄率先出班奏道:"臣王九龄有本."説着恭敬地递给在殿内伺候的xiǎo太监,再由xiǎo太监送至朱由检的桌案之上.

朱由检打开一看,见此篇奏章洋洋洒洒数千言,顿时觉得头大.这段时间他虽然在蕊儿的帮助下,把繁体字认了个七七八八,但对这种整篇没有断句的奏章,仍是十分头痛.

但人家辛辛苦苦写了这么多,要是不看吧,好像有diǎn不尊重人家的劳动.朱由检只得勉强看了几行,已经费了一盏茶的时间,却都是对天启和自己歌功颂德的套话,没看到任何实质性的内容.他实在看不下去了,把奏章往桌上一摊,问道:"王大人,所奏何事啊?"

王九龄似早已料到这种结果,倒也不以为意,躬身奏道:"启禀殿下,信王府是由前吏部尚书**星的宅邸翻盖而成.一则时间仓促,二则经费不足,很多工程尚未完工,甚至尚未进行,实在有碍观瞻.臣以为,应立即重修信王府."

朱由检诧异地问道:"本王看着哪儿都挺好啊,有重修的必要么?"

"不然."王九龄摇头晃脑地道,"王府自有王府的规制.像这座银安殿,依例应面阔七间,殿外设前墀.台基高七尺二寸,屋dǐng采用歇山dǐng,绿琉璃瓦,檐角垂脊兽七个.而眼下这座银安殿,是从赵府的正厅临时改建而来,面阔只有三间,亦无前墀.似此简陋规模,何足以壮观瞻,又何足以显殿下之威?"

他这一説,其他官员也纷纷附和.朱由检问道:"那依王大人之见,这座银安殿又该当如何呢?"

"拆了重建!"王九龄信口答道.

好端端的房子,难道説拆就拆?朱由检心中不爽,试探着问道:"王大人,那重建银安殿,需要花费多少银两,工期需要多久,这费用又由谁来出呢?"

王九龄胸有成竹地答道:"出了正月十五就可开工,连拆带建,大概三四个月也就够了.至于花费嘛,臣估算着约在五千到一万两银子之间,具体要看施工中的实际情况,难以估得太准.经费自然是从王府的库中支取,殿下也可奏明圣上,看看工部能否拨些银子过来."

朱由检听完,表面上沉吟不语,心中却破口大骂:你这老家伙倒挺大方,敢情不是花你的钱!不用问,这老xiǎo子肯定少不得从中吃拿卡要,借着工程狠捞一笔.但对自己而言,这种形象工程除了装diǎn门面,又有个鸟用!

见王九龄率先进言,其他官员也都争先恐后地提出种种"合理化建议".有説府墙太矮太薄,且年久失修,必须推倒重建的;有説池塘需要疏浚的;有説王府应配备戏班的;还有説王府外的青石路面太破,应整体翻修的…总之,全是伸手向朱由检要钱.

朱由检把众人报上来的预算加了一下,竟然将近十万两!自己简直成了唐僧肉了,谁都想咬一口!他本想将这些奏本一一驳回,但转念一想,自己刚刚开府建衙,虽然没什么正经事,好歹这也是自己的班底.以后要干diǎn正事,还得倚靠这帮人,不可上来就把人全得罪了.

思虑再三,他只得强压怒火道:"诸位之言皆有道理,但花费巨大,且容本王思量一番,明日再议."説着即让众人跪安了.

以王九龄为首,人人皆是面有得色,相信只要自己巧舌如簧,天天给朱由检吹风,这位xiǎo王爷不谙世事,早晚得diǎn头应允.

众人纷纷退出银安殿,朱由检憋了一肚子火,也正打算退回后宅.正在此时,一名官员却留在殿内不走,高声道:"殿下请留步,臣有一事要奏!"

朱由检正不耐烦,急躁地停住脚步道:"你官居何职?本王没记住!"

此人不慌不忙地道:"臣是王府长史司教授,从九品."

.[,!]朱由检更是气不打一处来,这从九品已经是xiǎo的xiǎo官了,居然也来给自己找事.

"那你有什么事,赶紧説!"

"殿下昨日赏臣纹银五两.臣思初进王府,无功受禄,寝食难安,特来退还给殿下."那人从容不迫地道.

"什么什么?"朱由检几乎不相信自己的耳朵.今天一早上都是朝自己要钱的,唯独这位是要给自己退钱的,真是蝎子粑粑毒一粪!

他这才仔细观瞧,见此人年约三十多岁,中等身材,生得面皮白净,鼻直口阔,颏下是浓密的短髯,一付典型的文士模样.

"其他官员都领了赏,你为何不领?难道是沽名钓誉不成?"朱由检故意拉长了脸问道.

"非也.圣人云:达则兼济天下,穷则独善其身.臣虽不才,朝廷给的俸禄足以安身立命,又何必要殿下的赏银?其他官员如何,非臣所能左右."此人坚定地道,"况且,今冬北方严寒,大批流民逃荒至京师,饥寒交迫,嗷嗷待哺.臣眼见百姓如此煎熬,束手无策,又岂有面目领赏银?"

朱由检听此人言语中,隐隐有批评自己之意,倒肃然起敬道:"先生教训得是.本搬进王府,一时千头万绪,很多事情都忽略了.请原谅本王,昨天刚与众官员见面,实在没记住阁下的大名."

此人拱手道:"臣叫孙传庭."

孙传庭?朱由检知道历史上可有这么一号.他在崇祯年间出任陕西巡抚,总督,多次大破包括高迎祥,李自成在内的农民军,多谋善断,屡建战功,是明末不可多得的将才.但是明朝大厦倾颓,非一人之力可以支撑,孙传庭也终于在与闯王李自成的潼关之战中,寡不敌众,兵败身死.明史説"传庭死而明亡矣",可见后世对其评价之高.

只是不知眼前的孙传庭,是否跟那位商人李自诚一样,只是与历史名人同名同姓呢?否则,他怎会在王府中,当个从九品的xiǎo官?

孙传庭却不顾朱由检的疑惑,慨然道:"臣以为,刚才众官所言皆非急务.殿下乃万岁亲弟,敕封亲王,当以黎民社稷为重!与其花费万金营造宫室,倒不如开设粥厂,赈济灾民.一则解民倒悬之苦;二则扬殿下之贤名;三则消弭戾气,免生民变,殿下方可高枕无忧啊!"

朱由检让他説得热血沸腾,猛地喊了声:"好!就依先生!"

其实从骨子里论,朱由检同学还算是个好青年,基本上没什么坏心眼儿.在前世哪里遭了大灾,他也十分同情,也曾节衣缩食,为灾区人民捐出为数不多的伙食钱.

无奈一是他本身就是个穷学生,就是把身上的器官全卖了也值不了几个钱;二是捐款搞摊派,让本来自愿的献爱心变成了半强迫性的收费,严重打击了该同学的积极性.

而重要的一diǎn是,他后来才知道,自己从牙缝里抠出的钱,竟可能只是用作各地红十字会工作人员的聚餐费,又或是成了郭美美银行卡上的一个零头.

在这种情况下,要是再捐款,那可就真成傻x了.

但现在情况不同了.朱由检贵为亲王,不但手头有大把的银子,还有归自己管辖的工作人员,有足够的能力为灾民做diǎn事.他激动地握着孙传庭的手道:"先生,咱们説干就干!你説,要拿多少银子?"

孙传庭也颇受鼓舞地道:"殿下心系天下苍生,传庭先替灾民谢过殿下!但这开粥厂赈灾,可不是只花银子就能办好的.殿下还是出去走一走看一看,再做详细筹划!"

上海远大心胸医院专家
四川省生殖医院地点
安阳癫痫病医院费用
贵阳看牛皮癣多少钱
河北的癫痫病治疗方法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