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游戏

大魔女笔记 8.御妹十八手

2020年01月16日 栏目:游戏

大魔女笔记 8.御妹十八手(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大魔女笔记》更多

大魔女笔记 8.御妹十八手

(想听到更多你们的声音,想收到更多你们的建议,现在就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加关注,给《大魔女笔记》更多支持!)如果时光重新倒流一遍的话,克蕾尔真的很愿意在妮娅那再呆上几分钟的,因为这样,回到菲家中的时候,至少不用看见之后的一幕。

“妮娅怎么变得浑浑噩噩的了。”

抱着这样的疑惑,克蕾尔从妮娅那越来越阴暗的住处回去的时候,一直在思考着这个问题。虽然说那位黑衣毒蛇女的确性格有点阴暗扭曲,但是还不至于到了颓废的地步。

虽然这样来说对自己是一个可以借机超过她的机会,但是……

“啊啊,烦死了。”克蕾尔用拳头砸着门,“华生,是我!开门!”

“门没锁,自己进来,我脱不开身。”

与华生冷静的声音一同传出来的,还有着类似于箱子之类的东西到底的声音,看起来,似乎华生在做什么“惊天动地”的事情。

“是是是,话说这么吵,华生你……”

……

这……

“华生你在做什么啊!”

没错,如果不是自己的脑袋出了什么毛病,看到的是幻觉的话,那么现在的场景,一定是一个不能轻松笑笑就过去的事情。

华生,没错,自己的助手,高大挺拔的华生,现在正竭尽全力的控制着。还在生病,处于虚弱状态下的菲。

看着身下的虚弱女孩竭尽全力的挣扎,这个该去死一百次的魂淡居然还兴致勃勃的拿着绳子。捆着她那扭动的四肢。

好家伙,原以为你没有这个胆子,没想到时间一长,小猫也能变老虎嘛,而且还是紧缚,口味挺独特的。

才怪啊!

“你给我去死!”

当头的一记飞踢,克蕾尔毫不留情的把华生就踹到了一边。抱起了光是看着就已经觉得可怜的菲。明明还处于虚弱的状态,居然被强制性的玩了这么高强度的事情。

红肿的双眼。喘息着的胸口,抓着自己脖子的双手,以及……

“克蕾尔!躲开!”

“嘁。”

这是玩哪一出?

面对着张口就冲着自己脖子打算咬下去的菲,克蕾尔在千钧一发之际全力推开了她。只不过,在自己离开之前还只能躺在床上的菲,现在却变得异常的活跃……

不,应该说是竭力的挣扎,就好像是那饿的濒死的人,突然看见了在树上的果实一般。

就算用尽所有的力量,一切的办法也要得到它,否则等待着结局就只是死亡……

“华生!这是怎么回事!?”

倒在地上的菲再一次爬起身朝着克蕾尔扑去,而她那血红的视线朝着的也只有一种地方。那就是克蕾尔身上,没有被衣物所覆盖的区域。

手臂,腿。以及……脖子。

“具体情况等下说!”

华生从背后拽住了菲的手腕,然而却被对方用诡异的姿势抽了回去。总感觉,这手多半是要骨折啊,明明已经听到了骨头的脆响。

“先捆住她!千万别给咬到!”

别被咬……

吸血鬼!?

一闪而过的念头很快被消去,毕竟,现在要以控制住菲为目的。因为现在的菲,实在是太过于难缠了些。

为了生存而挣扎的生物。往往都是可怕的。

“华生!你去找东西遮住她眼睛!”

克蕾尔竭力与菲保持着距离,然而对方的动作却比平时要快上了数十倍,说的难听一点,就像是一只半夜里偷食的老鼠一般蹿的飞快,而且这只老鼠可不怕人。…

相反,它现在的猎物是人。

“你傻啊!找东西罩住她眼睛!”

重进了厨房的克蕾尔一边竭力抵抗着菲,一边朝着水池里摸去,期待着能找到什么锅铲一类的,用来防身的东西。

事实上克蕾尔也的确找到了,只不过,慌忙的举动也让她的手指不小心被浸在水里的水果刀所划伤,一朵红莲立刻浮在了水面上。

“呜……”

像是呜咽,又像是无法抗拒而发出的嘶吼,在克蕾尔手指划破的那一刻,菲就像是打了激素一样,撞开了挡在前方的桌子朝着克蕾尔扑来。

显而易见的事情,毕竟,饿急了的人看见了食物,谁不会感到疯狂呢?

这,多半就是吸血鬼了吧,吸血鬼会在晚上出去觅食吸血,但是在就会陷入虚弱……

等等,现在不就是吗?但是因为照顾到菲的休息,自己才把窗帘全部拉上,只是点灯照明的……

“你给我老实点!”

刚朝着克蕾尔露出尖牙的菲,在下一刻就被华生不知道在哪找到的麻袋从头顶直接盖到了脚跟,然而让华生意外的是,菲不仅没有就范,反而用手肘对着华生的肚子就砸了过去。

“你傻啊!”

这笨蛋!难道不知道吸血鬼在黑暗中会更厉害么?现在这样的环境下,菲反而无法发挥力量。

“不是你叫我蒙住头的吗!”

华生整个人都弯曲成了“凹”形,麻袋也因此脱落,好在,这也为克蕾尔争取了不少时间。

随着窗帘拉开,窗外射进来的阳光,刚刚把麻袋扯的粉碎的菲也像是看见了天敌的动物一样哀鸣了起来,动作也因此变缓了许多。

“机会!”

在这种情况下,也顾不得什么男女授受不亲的伦理了,借着惯性,华生从背后将菲扑倒在了地上,在用身体压住她的背的同时,控制住了她的双手,而紧跟而上的克蕾尔则是用水池里的锅扣在了菲的脑袋上,防止那对尖牙因为疯狂而伤到华生。

这样的办案方式,恐怕一辈子都不会有第二次了吧,不过也好,自己也不想有第二次这种经历。

被华生用一种很羞耻的姿势压倒在地的菲似乎慢慢的老实了下去,而借着这个机会,华生也用克蕾尔找来的绳子,开始捆起了菲任何一个能动的部位。

双手,双脚,重要的……还是嘴巴。

好吧,这下总算是能理解之前华生为什么要对菲玩那种紧缚游戏了,只不过……

“你这家伙一脸享受的表情是怎么回事!”

“才没有一脸享受吧!本来都已经控制住了,却被你一脚踹出了这么多麻烦。”

华生一边抱怨着一边站起身,随即无奈的指了指地上的人形“木乃伊”,“现在怎么办?”

“我怎么知道。”

克蕾尔嘀咕着,老实下来的菲也不知道是因为身体被捆的动弹不得,还是窗外的阳光正毫不留情的照进来的原因,已经不再有什么过激的举动,而是不停的对着自己掉眼泪。

“啊啊啊,我也不想啊,可是把绳子解了,你个咬的就肯定是我吧。”

该死,到底是谁让菲变成这幅模样的,即便菲没有明说,克蕾尔也清楚,菲多半已经忍耐了很长一段时间,之前一直的,类似于高烧不退的症状,恐怕都是菲忍耐着*的原因吧,而今天做出这样的举动,多半已经是连意识都没法自己控制了。

“总之先把窗帘拉起来吧。”

克蕾尔说着走向了窗户,而随着房间的光线一丝丝的消失,原本还算老实的菲又再一次的扭动挣扎了起来,尽管那落着泪的血红双眼明明白白的告诉着克蕾尔这不是她的意愿,但是很明显,身体下意识的求生本能,已经不受她的理性所控制了。

可惜,菲还是没有挣断绳子,原本身体就虚弱的她,就算是在黑暗中身体得到了不少强化,也还是没有超过人类的范畴。

怎么办……现在的菲,总感觉要是再没有进食的话……

“喂,华生!”

克蕾尔从水池里抽出了水果刀,滴着水的刀面倒映着菲理性与本能挣扎着的双眼,“拿着,对我手来这么一下。”

(感觉这边写的好顺手……麻烦了,难道我有这方面的癖好?)(我的小说《大魔女笔记》将在官方平台上有更多新鲜内容哦,同时还有100%抽奖大礼送给大家!现在就开启,点击右上方“”号“添加朋友”,搜索公众号“qdread”并关注,速度抓紧啦!)(未完待续)

武汉市新洲区中医医院预约挂号
淅川县第二人民医院预约挂号
福建好的癫痫病专科医院
南通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
珠海治疗性功能障碍费用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