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历史

关系俱乐部 第四十九章 火药味

2020年01月17日 栏目:历史

关系俱乐部 第四十九章 火药味走进别墅大门,首先看到的是绿荫小道,左右两侧有泉水汩汩,假山成推,多彩的灯光闪烁,有种绚烂的美。穿越

关系俱乐部 第四十九章 火药味

走进别墅大门,首先看到的是绿荫小道,左右两侧有泉水汩汩,假山成推,多彩的灯光闪烁,有种绚烂的美。

穿越绿荫小道,来到富丽堂皇的大厅,轻音乐缓缓流淌,悦耳舒适,举目环顾四周,穿着旗袍的漂亮女服务员忙前忙后,三三俩俩的来宾端着精致的酒杯交头接耳,相谈盛欢。

胡艺敏大概是因为不是次参加这种高端酒会,她并没有半点拘谨,显得很优雅大方,平凡如陈景文就有些不适了,紧紧搂着胡艺敏纤细的手臂,有种放不开的感觉

他深吸一口气,调整状态,气定神闲道:“好歹也是身家上亿的富一代,这种聚会以后必然会时常出席,今天就当是练习好了,无需局促拘谨,连酒会的主办者都是我客户,我拘谨个球,平时怎样就怎样,不去刻意表现,也无需放不开。”

他这样安慰自己,然后就看到他昂首挺胸,恰在这时候,一名女服务员路过,陈景文喊住年轻女服务员要了一杯红酒喝了好几口压惊。

没有错,就要了一杯,把身边的佳人都忘了。

美女走到哪都是一道移动的风景线,胡艺敏甫一出现,就引得四周目光汇聚,有不少男士短暂般失神,便是女士也被胡艺敏的容颜惊艳到了。

至于陈景文,没有被忽略,和美女走在一起的男士,通常会更引人注目,有诸多男士看向胡艺敏身侧的男子,都不约而同疑惑道:“他们是谁?怎么以前没见过?”

是他们!

有人认出了陈景文胡艺敏,这是一名青年,一身银白色西装,犀利的发型后梳,他端着一杯红酒刚想抿下一口,但看到那道身影,他就动作凝滞,眼透诧异之色,更多的是吃惊,这家伙怎么来了?他娘的还这么风骚。

在青年身侧的宋金同样身体一怔,很快就兴致勃勃道:“还真是有缘分。沈浪,我们要不要过去打个招呼?”

沈浪笑道:“当然得过去打个招呼,好歹是朋友,不能无视吧,不过现在不着急。”

宋金点头:“据说这陈景文成为奇货居的第二大股东了?真的假的?”

沈浪摇了摇酒杯,“多半是真的,我们小看这家伙了。”

宋金嗯了声,饶有兴趣道:“我看了奇货居工商股权变更信息,新增资本五亿人民币,这姓陈的家伙好大的手笔。沈浪,你说兰真股价血崩会不会因为这家伙?毕竟兰真股灾是在他住院后发生的,未免也太过巧合了吧?”

沈浪哈哈大笑:“你太看得起他了,怎么可能跟他有关系,打死我都不相信他会有种实力!”

话题一转,沈浪举目四望,玩味笑道:“话说集薪怎么还没到?我现在蛮期待他与陈景文喝酒的情景,虽说因为前段时间股灾的事,集薪和刘希解除了婚约,但集薪好像对刘希心动了,以他的性格,是不会容忍陈景文每天与刘希一起上下班的。”

视线转到陈景文这边,他迎着诸多目光,面带微笑,有些感慨道:“耀眼的存在啊。”

胡艺敏轻声提醒道:“你还要拽着我的手到什么时候?”

陈景文愣了愣,后知后觉松开胡艺敏的胳膊,嘿嘿笑道:“没有见过世面,次参加这种酒会,比较紧张。我看你很淡定,表现得很大方优雅,我搂着你的胳膊跟着你一起淡定,免得丢人出丑。”

胡艺敏展颜笑道:“要不我再挽着你的胳膊?”

陈景文二话不说就将胡艺敏的手挽着自己的胳膊,胡艺敏一阵无语,她有些想不通堂堂情绪酒的,怎么会在这种场合局促不安?

竟然还紧张!

说句毫不夸张的话,以情绪酒的价值,便是面对日不落帝国的首相,也能谈笑风生啊。

胡艺敏有些好笑的看了一眼身侧男人,忍不住调侃道:“我说这么好要带我参加酒会,原来是自己怯场啊。”

陈景文打死都不会承认自己怯场啊,他挺直腰杆道:“怯场?开什么国际玩笑,我什么世面没见过?小野二郎是不是大人物?我和他边吃寿司边谈笑风生。”

胡艺敏似笑非笑地哦了一声,“这样啊,我刚刚听见某人还说没见过世面,有点紧张,难道我听错了?”

陈景死猪不怕开水烫,理所当然道:“你当然听错了。”

胡艺敏忍不住想要逗逗这个和小野二郎一起吃寿司的厨子,她这样说道:“那可能是我听错了,我突然想起来我今晚有重要的事,接下来的酒会,你自己注意点。”

陈景文紧了紧胡艺敏的胳膊,一个大老爷们竟然满脸委屈道:“这样就没意思了啊,这么多人看着呢,给点面子好不好。”

胡艺敏忍俊不禁,心情前所未有的美丽。

这时候一男一女朝着陈景文这边走来,那男的爽朗招呼道:“景文来了。”

陈景文循声看去,是刘希和林凡,他迎上前去,微笑道:“你们来了。”

林凡看到陈景文身侧的胡艺敏,眼中闪过惊异,笑问道:“这位是?”

陈景文松开胡艺敏的胳膊,为双方介绍道:“我来介绍下,这是刘希,奇货居的总经理,这是林凡,山海树集团的总经理,也是我们奇货居的第三大股东。我身边这位叫胡艺敏,刘希应该不陌生吧。”

刘希主动伸出手,微笑道:“你好,前几天就听景文提起过你,很荣幸能和你成为同事,同时也很欢迎你加入奇货居。”

胡艺敏和她握了握手:“同样很荣幸。”

林凡听得愣神,蒙圈道:“同事?”

刘希笑着解释道:“胡艺敏是我们聘请的cfo,五一入职后,将会负责公司的金融管理、风险控制、项目估价等核心业务。”

林凡一副原来如此的表情,这位年纪和陈景文差不多大的公子哥约莫是个大大咧咧的主儿,他瞥了一眼胡艺敏,打趣道:“景文好福气啊。”

胡艺敏笑而不语。

陈景文自言自语道:“希望是好福气。”

刘希推了推表弟的胳膊,没好气瞪了他一眼,似乎再用眼神告诉他:“和你的朋友喝酒去,别在这碍眼。”

刘希没有多此一举去解释表弟的无心之言,而是转移话题道:“我们去那边坐坐。”

陈景文正要点头,眼角余光看到沈浪宋金两人过来,他微微沉吟便对着胡艺敏说道:“你跟刘希聊聊吧,正好你们相互熟悉下。”

胡艺敏只是轻轻点头,没有询问什么,倒是刘希皱了皱眉头,她同样看见了端着酒杯走来的沈浪宋金,只是不知道该说什么。

她们前脚转身刚走,后脚沈浪就带着微笑过来,这位浪公子看着胡艺敏的背影,不禁有些羡慕嫉妒恨道:“景文好福气啊。”

对于沈浪这种虚伪的人,陈景文连个笑容都欠奉,他言语不咸不淡道:“浪兄是来警告我的,还是替严集薪来传话的?我听着,你说。”

不清楚陈景文与沈浪之间矛盾的林凡愣了愣,不明所以道:“你们认识?啥情况,怎么有股火药味?”

沈浪笑容凝固,面容一僵。

什么叫替严集薪传话,拿我沈浪当什么人了?狗腿子还是手下?

便是宋金脸色也不好看,皱眉道:“景文这话未免太过了吧?”

陈景文没有搭理他,只是看着沈浪,后者面容舒展,意有所指道:“倒是小看你了,本想过来祝贺你这位奇货居的新股东,看来多此一举。”

陈景文露出一抹笑容,“那我谢谢浪兄了,我还以为你让我撤资,远离刘希呢。”

沈浪的脸色阴沉下来,“不要不识抬举,松山湖的教训忘记了?集薪能让你躺医院,我沈浪也可以。”

已经听出矛盾的林凡不去询问细节,只是沉声道:“沈浪你不要太过了,大家都是朋友。”

呦!

突兀的,沈浪背后传来一道惊讶的声音,“这不是浪兄吗?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沈浪神色骤变,这道声音他太熟悉了,不是那该死的吴海斌又是谁?

老吴端着一杯红酒快步走来,与他同行的还有一名高大青年,这人陈景文眼熟,正是曾经在酒吧和沈浪针锋相对的郭海平。

吴海斌没有跟好基友打招呼,他来到沈浪身侧,讥笑道:“沈大公子好大的威风,你是要动用你互娱科技的力量吗?”

郭海平接过话茬,继续讥讽:“沈大公子威风当然大,记得前段时间,他与我竞价舒心酒,谈笑间就出一百块钱。”

林凡一脸懵逼,这是什么情况?他有些看不懂。

似乎看出林凡的疑惑不解,吴海斌直言不讳道:“林凡,你不会还不知道吧,沈兄如今已经成别人的走狗了。”

沈浪语气低沉道:“吴海斌,说话给我注意点。”

吴海斌挑眉道:“警告你姓浪的,你给我注意点,不要总是做些愚蠢的事,老子早看你不爽了。”

“这么热闹。”又有一道声音响起,温文尔雅如古代文人雅士的严集薪漫步走来,他同样端着一支晶莹剔透的酒杯。

他先是意味深长的看了陈景文一眼,而后对着沈浪说道:“我方才听到好像有些不愉快?”

沈浪阴阳怪气哦了一声,“哦,没什么不愉快,就是有些人太自以为是。”

吴海斌嘲讽道:“呦,这是主子来了有底气了?”

顿时沈浪的脸色就黑得跟非洲人一样,他紧咬牙关就要出手撂倒吴海斌,但却被严集薪伸出手制止了,后者看向吴海斌,跟个多年不见的好朋友热情道:“海斌脾气还是跟以前一样暴躁,说来我们也好几年没见过了,一起喝一杯如何?”

吴海斌看他一眼,“喝不起,我怕进医院。”

严集薪哑然失笑,“这说的是什么话。”

吴海斌正要说什么,陈景文忽而站出来拍了拍他的肩膀,旋即对着严集薪说道:“我们又见面了。”

严集薪爽朗笑道:“又见面了,你让我刮目相看。”

陈景文回了一句同样的话,“你也让我刮目相看。”

严集薪优雅地喝下一口酒,“听说你入股了奇货居,成为了奇货居的第二大股东,我个人是不看好你入股奇货居。”

陈景文淡然笑道:“这是我的事,不需要你看好。”

严集薪目光凝滞,盯住了陈景文,沉默数秒后,不急不慢道:“忘记松山湖的教训了?”

陈景文摇晃着酒杯,风轻云淡道:“兰真股价血崩的教训不记得了?”

清河县人民医院怎么样
银川市第二人民医院怎么样
安徽治癫痫病医院
廊坊癫痫病哪家医院治疗好
青海白癜风权威专家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