热搜
您的位置:首页 >> 历史

史莱姆研究者 百二十章 谢幕

2019年10月13日 栏目:历史

史莱姆研究者 百二十章 谢幕话音未落,绑缚达尔蒙特双腿的蛛丝已经崩落!达尔蒙特猛地一掀,把塔布里希掀了个趔趄,就要再度冲上。塔

史莱姆研究者 百二十章 谢幕

话音未落,绑缚达尔蒙特双腿的蛛丝已经崩落!达尔蒙特猛地一掀,把塔布里希掀了个趔趄,就要再度冲上。

塔布里希眼中爆发出一丝决意,一爪劈向达尔蒙特咽喉,达尔蒙特架起拳甲一振,铮的一声,塔布里希左手五爪折断三根,但他成功制造了一个极小的空隙,右爪猛起,从拳甲缝隙中突袭达尔蒙特咽喉,达尔蒙特无奈,只好撤步招架。

塔布里希急眼了:“还不快滚!”

柏丽亚娜看了塔布里希一眼,一拉契伯克利,发足疾奔。

两人刚刚逃进密林,后面就传来了塔布里希的狂叫:“大哥追去了……腿太粗,我抱不住……小心大姐……啊!”

契伯克利担心地问:“他、他不要紧吧?”

“大哥有分寸,可是,可是,”柏丽亚娜哭了,“我们怎么办?”

一股豪气从契伯克利胸中升起:“没关系,我们一起出去,到我的部落去,用我们的努力,把那里变成我们两个人的世界,好不好?”

“当然不好。”

尤利乌斯的声音如同冬天的朔风,从背后卷来,把两人吹了一个透心凉。

柏丽亚娜慢慢回过头去:“哥哥……”

尤利乌斯手握一把宽刃厚背的长刀,微笑着从树后走出来:“每个人都有该背负的,怎么,柏丽亚娜,这就要做逃兵了吗?”

“哥哥如果有力量,为什么不去改变世界,却要在这里跟我们为难?”

“到现在你还能叫我哥哥,说明你很清楚结局,对吗?我们只是过客,永远,不要参与到争斗中去。”

柏丽亚娜神色黯然。

契伯克利上前一步,大声道:“就算结局已经注定,我也要尽全力去争取不一样的结局!至少,无怨无悔!像你们这样,明明有实力,却担心自身的安危,畏畏缩缩地躲起来,才是对世界的不负!”

“能说出这样的话,年轻人成长了不少嘛,但是,你的实力呢?”

“我会变强的!你们等着瞧吧!”

尤利乌斯脸色一寒,猛地跳起来,一刀劈向契伯克利的脑袋!

血光崩现!

一只企图自上而下偷袭契伯克利的噬猴虫被尤利乌斯一刀两断!

“光顾着嘴巴耍狠,忘了自己身处危险境地吗?”尤利乌斯微闭双目,轻轻摇头,“你自己说,如果柏丽亚娜跟着你出去,会怎样?”

“哥哥,这个问题,我已经问过他了……”

“咦,你的速度很快嘛,难道你真的……不会吧?”

“住口!”契伯克利大吼了一声,“我知道,我现在还不够强,但是等着吧,等着看吧,我会有足够力量的,到时候,我……唔?”

柏丽亚娜突然扑上来,抱住他的脖子,在他肩膀上狠狠地咬了一口!

“记得我!”

契伯克利不由黯然神伤:“柏丽亚娜……”

尤利乌斯苦笑着摇摇头:“你们哪……这样吧,契伯克利,我给你选择的机会,柏丽亚娜必须留下,你可以选择留下来,或是,回到你出发的地方,去争取一个可以改变一切、却充满了凶险的机会?”

契伯克利没有急着回话,和尤利乌斯静静地对峙着。

一片寂静,林中只有风卷落叶的沙沙声和女孩子低低地啜泣。

良久,契伯克利咬咬牙,做出了的选择:“我选择——离开。”

柏丽亚娜趴在尤利乌斯怀里,放声大哭。

“但是,”契伯克利对尤利乌斯沉声道,“刚才你说过,那是可以改变‘一切’的机会!我还会回来的,我还会回来找你们的!”

尤利乌斯笑道:“我期待那一天早日到来,来吧朋友,喝一口。”说着,他解下腰间皮袋,拔开木塞递过来。

契伯克利闻了一下,扑鼻的酒香让他精神一振,这就是那天晚上让他喝醉的美酒,他不禁问道:“这酒叫什么名字?”

“黑暗地狱龙舌兰,配上盐和柠檬味道更美,不过现在,只好将就啦。”

“没有,已经很好了!谢谢,谢谢你们!再见了!”

说罢,契伯克利仰起脖子,将香醇的酒浆一饮而尽。

晶莹的泪滴和清澈的酒浆一起从嘴角滑落。

契伯克利重重地倒下,但他却感觉自己飞了起来。

再见了,我的女神;再见了,这永生难忘的经历;再见了,那个懦弱卑怯无能的我!

契伯克利带着满足的微笑,进入了黑甜的梦乡。

尤利乌斯静静地等了一会,翻看了一下契伯克利的眼睑,确认他已经睡熟,轻轻击掌:“都出来吧,演出结束了。”

随着他的掌声,达尔蒙特等人从树后走出来,现在,他们又可以用原来的名字了。

开口的是伊莎贝拉:“为什么我成了大反派啊?”

达克笑道:“哪有,小妹胳膊肘往外拐,要带着宝物跟外头的野小子跑路,当哥哥的不好开口,这当大姐的当然要挺身而出啦,正常正常。”

伊莎贝拉白他一眼,不搭理这油嘴滑舌的家伙,轻轻走到还在哭的柏丽亚娜身边,柔声道:“好妹妹,别哭了。我们必须把他送走啊!”

塔布里希无奈地一摊手:“哎呀哎呀,我看有点弄假成真的意思了啊,这可怎么办?”

尤利乌斯——现在可以叫尤潘基了,轻轻拍拍柏丽亚娜,示意她让开,弯腰把沉睡的契伯克利扛起来道:“达克,我们一起送他走,你们两个,劝劝她吧。”

柏丽亚娜大哭:“都走,你们都走!讨厌!我不用你们劝!”

“好吧,”达克道,“我们都走,不过,柏丽亚娜妹妹,人总有次撞树的时候。”

众人一愣,这和树有什么关系?

“或许很多年以后,还能记着挺疼挺疼的那种感觉,但是,谁也不会再去找那棵树撞一下对不对?”

达克走了几步,又转过头来道:“他已经选好了自己的路,你呢?好啦,尤潘基,咱们走吧。”

两人走了没几步,突然背后爆发出一阵更大的、悲痛欲绝的哭声。

两人相对苦笑。

尤潘基摇头:“这真是……真是没想到啊,柏丽亚娜她……唉,我突然觉得,我们这么干,挺不对的。”

达克笑道:“听这哭声,像是解脱出来了。她才十五六岁,做到这一步

,很不容易啦。不过尤潘基啊,任务就是任务,过程中要是夹进太多个人感情,除了添麻烦没别的用处了。这是柏丽亚娜的失误,不是我们的。”

“你这个论调跟那个乔治如出一辙,不过也好,这样说我心里还好受些。不说这个了,你说,这位督军大人回去以后,会怎样呢?”

“估计,奥康纳的日子要不好过了。督军大人一心想着回阿特拉斯去跟祭司们掰掰手腕子,力主进军的他肯定变成督军大人的绊脚石。不过也很难说,督军大人蛰伏惯了,要是继续蛰伏……我们就再演一出‘被俘的柏丽亚娜’!”

“……算你狠,奥康纳算是完了。不过,我们出来这么多天,家里只剩下乔治自己,没事吧?”

“放心吧,那才是个人精呢,他不憋坏主意祸害别人就不错了!”

四川哪个医院看早泄
广州治疗前列腺增生的价钱是多少
昆明治疗白癜风的医院地址
上海什么医院看阳痿
陕西看妇科哪医院好
  • 友情链接
  • 合作媒体